川岛奈绪º

单身的滋味不好受













今天也是想要甜甜的恋爱(⑉°з°)-♡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故事·格洛斯特的老裁缝
在很久以前,在一个名叫格洛斯特的城市里,住着一位老裁缝​。他在城西门的大街上开了一家小铺子。虽然总是用昂贵的丝绸给人们缝衣裳,可他自己却很贫穷。

    圣诞节快到了,在一个非常期冷的冬日,老裁缝开始给格洛斯特的市长缝制一件外套和奶油色的缎子马甲,而且要在外套上绣出三色紫罗兰和樱桃红的玫瑰凸纹。

    老裁缝一边不停地忙着,边嘲喃自语:“布料不够宽,而且还要斜着裁剪,一点富余的料子也没有。做缎带?还是给老鼠做披肩呢?看来,还是给老鼠做衣服吧!”

    雪花漫天飞舞,扑打着小小的玻璃窗格,房间里渐渐昏暗起来。这时,老裁缝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拾起所有的绸缎布片,一层层地摊放在桌子上:十二个外套的布片和四个马甲的边角料,还有些口袋、袖口和做扣子的布片。

    一切都准备好了。 衬里用上等的黄色丝绸,马甲上的扣眼用楼桃红的锁边丝线,只等着明天一早将它们缝在一起就可以了。真是万事俱备,就差一束樱桃红的锁边丝线了。

    天黑下来,老裁缝走出了铺子,锁好门,把钥匙带在身上,消失在漆黑的夜里。在晚上,没人住在店铺里,除了那些棕色的小老鼠一它们不用钥匙就可以自由地进进出出。

    老裁缝孤身一人, 只有一只猫做伴,猫的名字叫辛普金。每天老裁缝在店里干活,辛普金就负责看家。辛普金很喜欢老鼠,不过它可不会送它们做衣服的绸缎。

   “喵!”每当老裁缝推开门]的时候,辛普金就会高兴地叫声。

    老裁缝回应说:“亲爱的辛普金, 我们时来运转了。不过我现在累极了,什么都不想干。来,拿着这四便士一我们就剩下这点儿钱了, 再带上一个罐子,去买便土面包、一便士牛奶, 还有一便士的腊肠。 哦,对了,辛普金,最后的一便士,请给我买回一束樱桃红的丝线。千万不要把最后的那个便士弄丢了,辛普金。不然我就完了,没有丝线我就功亏一篑了。”

    辛普金又“喵”了一一声,带着仅有的四便土和罐子,走出了房门,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。

    老裁缝疲惫而虚弱,已经开始生病了。他坐在火炉边,念叨起那件精致的外套来:“丝绸够用了 ,但是没有多余的边角料给老鼠做披肩了。”

   忽然,从厨房另一边的碗柜那里, 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, 打断了他,滴答,滴答答,滴答滴!“那是什么声音?”老裁缝说着,从椅子上猛地跳了起来。他轻轻走过去,悄悄地靠近碗柜,一边仔细聆听, 一边透过眼镜小心翼翼地窥视起来。这时,茶杯下又传来奇怪而微弱的声音一滴答,滴答滴!

   “这简直太奇怪了。”老裁缝说道,顺手掀开一只倒扣的茶杯。这时,一只打扮时髦的母老鼠跳了出来,对着老裁缝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!接着,她跳下碗柜,钻进壁板底下,不见了。

    老裁缝又坐回火炉边,一边烤着自己冻僵的双手, 边小声嘟囔着: “马甲是用樱桃红色的软较子按明的一上面的政现花管是用精 美的经线在用子上绣出来的!我把最后点钱都交给了辛普金, 这样做没有什么不要吧?还有,要用樱桃红色的丝线来缝扣眼!”

    可是,碗柜那边又传出了阵细微的声响: 滴答,滴答滴!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老裁缝说着,又回到碗柜前,翻开另外一个倒扣的茶杯。 这一次,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穿着绅土的小公鼠。 他很有礼貌地向老裁缝鞠了一躬。然后,整个碗柜里都传出了细碎而嘈杂的敲打声。滴答,滴答滴,滴答答!从茶杯、碗、盘、盆底下,钻出了一只又一只的小老鼠。他们跳下碗柜,都消失在了壁板下面。

     老裁缝又靠近火炉坐了下来,盖上炉盖,叹息道: "我的二十一个扣眼,都要用樱桃红色丝线锁边。星期六下午就要全部做完啊,可今天已经星期二了。我怎么会放走那些老鼠呢,它们可是辛普金的美餐呀!啊,我做不成了,因为我没有丝线了!”

    这时,那些小老鼠又偷偷地跑了过来。它们都竖起耳朵,仔细地听着老裁缝的自言自语,它们一边还窃窃私语,谈论起丝绸的衬里,还有它们的披肩。

    突然,那些小老鼠一哄而散,跑向木壁板后面的秘道。当辛普金回来的时候,厨房里的老鼠已经一只也不剩了。

    辛普金推开房门,跳进厨房,嘴里气呼呼地咕噜着,就像每一只愤怒的猫一样。它非常讨厌雪!可现在雪却灌满了他的耳朵,还钻进了衣领里,辛普金把面包和香肠放在碗柜上,然后吸了吸小鼻子,闻了闻。

    “辛普金啊,”老裁缝说,“我的锁边丝线呢? ”

     辛普金径直向碗柜走去,把装有牛奶的罐子放下,疑感地看了看上面的茶具。本来,他打算享用一顿香喷喷的肥鼠晚餐的!

     “辛普金,”老裁缝又问道,“我的丝线呢?”

       这时,辛普金把一个不起眼的小包悄悄塞进了茶壶里,齜牙咧嘴地向老裁缝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  “完了,我彻底做不成了!”老裁缝失望地说,垂头丧气地躺在了床上。整整一夜,辛普金像发疯一般搜遍了厨房的每个角落碗柜的每个

格子,木壁板的下面,还有那个藏丝线的茶壶。可是,一只老鼠都没有! 可怜的老裁缝病得很重,他发起了高烧,不停地打着寒战,在昏睡中还低声念叨着:“我没有丝线了 !我没有丝线了!”

     不过,门窗可挡不住那些棕色的小老鼠。要知道,在格洛斯特所有的老房子里,小老鼠们可以自由出入,根本不需要什么钥匙。

老裁缝病倒在床上,已经足足有三天了。转眼, 已经是平安夜,圣诞节就要到了。月亮升到了空中,渐渐爬上了屋顶和烟囱,洁白的月光洒在街道上。

    辛普金依然念念不忘他的老鼠,急得站在床边“喵喵”直叫。当教堂的钟声敲响十二下的时候,辛普金便冲出了家门,焦躁地在雪地上走来走去。

    在屋檐下,八哥和麻雀正为圣诞馅饼放声歌唱。在教堂的塔楼上,寒鸦醒来了。尽管是在午夜,画眉乌和知更鸟也在尽情歌唱。空气中到处充满了鸟儿们婉转和谐的鸣叫。

    不过,这一切只会让饥寒交迫的辛普金最恼火!让辛普金最恼火的是,从某个窗里传出了骗辐微弱的尖叫声。 辛普金马上走开了。他抖了料两只耳朵,好像有一只蜜蜂进了它的帽子里似的。

    这时,从城西门大街的裁缝店里照出片亮光。 辛普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透过窗户偷往里看。屋子里点满了蜡烛,剪刀在嚓嚓作响,碎布片、线头扔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 小老鼠们正忙得热火朝天,一边忙还 边欢快地唱着歌。

   “喵!鸣!”辛普金使劲地用爪挠着门,这个举动打断了小老鼠们的歌唱。

   不过,钥匙放在老裁缝的枕头底下,辛普金无论如何也进不去。于是,小老鼠们大笑起来,然后又唱了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只小老鼠啊,坐在洞里来纺纱呀,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只大黑猫走过来,偷偷往里瞅呀,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们在干啥,勤快的小家伙?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呀,在给绅士做衣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可以进来,帮你们咬线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哦,不,不,你会咬掉我们的头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千万别把我们当傻瓜!

   突然,正在唱歌的小老鼠们一下子跳了起来,急促地叫道“没有丝线了!没有丝线了!”然后,它们拉上窗帘,把辛普金独自留在了外面。

    辛普金离开了裁缝店,心思重重地往家里走。可怜的老裁缝已经退烧了,正安静地睡着。辛普金踮起脚尖,轻轻地走到碗柜旁,从茶壶里取出了一包丝线。第二天清晨,老裁缝醒来,眼就看到了 包樱桃红色的丝线, 它正放在被褥上,而辛普金正满面羞愧地站在他的床边。

    老裁缝穿好衣服便下了床,走到了屋外。阳光照在雪地上,反射出耀眼的光芒。辛普金欢快地跑在主人前面。

    “唉,”老裁缝丧气地说,“我现在已经有丝线了,可是...我连做一只扣眼的时间和力气也没有了。 现在,已经是圣诞节的早晨了!格洛斯特市长中午就要举行婚礼了。可是,那件樱桃红色的外套怎么办呢?”

   老裁缝打开城西门大街的那间裁缝铺的大门。辛普金马上跑了进去,就像满心期待着捕捉到猎物要样急切。

    可是,房间里什么都没有!那些棕色的小老鼠全都跑光了!但是,在那张桌子上一“哇, 太好了!”老裁缝惊喜地喊道。那里,就在他摆放布片的地方,此刻正放着一一件最漂亮的外套, 还有一件绣花的缎面马甲。那绝对会是格洛斯特市长最满意的衣裳!在外套前面,绣着玫瑰和紫罗兰,而马甲的前面,则绣着矢车菊和罂粟花。

    除了一一个樱桃红的丝线扣眼没锁边,所有的工作都出色地完成了。

    在那个没有锁好的扣眼上,还用针别着一张小纸片,上面用非常细小的笔迹写着:没有锁边丝线了。

     从此以后,老裁缝时来运转了,身体越来越健康,生活也富裕起来了。他不但为格洛斯特的富商们缝制最漂亮的马甲,还为全国最尊贵的绅士们缝制最漂亮的外套。

X第一次发布请多多关照

X如有错字请指出谢谢您

认识一下
你好我是(shí)什柴
各位可以喊我小柴或者小什
以前有人喊长安
随便怎么都可以吧
谢谢各位看这里的故事
其实本人脾气挺暴躁
所以有什么没坐做对的地方还请嘴下留情
暂时就这么多